超级大洪水将降临加州,我们距离“末日”还有多远?

欢迎阅读本期“海外华人札记”,我是常驻纽约的华文记者荣筱箐。每周四我们将一起从华人视角解读、探讨新闻热点、品析时报精华文章。欢迎点击这里订阅,或推荐给朋友。

已经被干旱、地震、野火折磨多年的美国加州,现在正面临一场更可怕的灾祸,这一次是从天而降。

时报最近发表了一份关于加州发生灾难性大洪水可能性的最新科学研究交互式报道,以极为直观的方式呈现了一幅令人毛骨悚然的末日景象。科学家预测称这场灾难在本世纪内几乎注定会发生。即使身处加州以外,随着全球各地极端天气事件频发,人们对这种“末日”即将来临的危机感想必也并不陌生。

研究中提及的暴雨根源来自可能在太平洋热带地区上空形成、并随气流向美国西海岸输送的“大气河流”。因为气候变暖,大气中水分含量会因此增高。大气河流已经在2017年严重影响了一次加州,当时一场强降雨导致奥罗维尔水坝的溢洪道被破坏,下游近19万人被迫紧急疏散——因为一旦这座美国最高的水坝失守,会导致一堵水墙向下游的城市倾泄而下。科学家们说,如果全球平均气温上涨1摄氏度,加州每年发生一次持续一个月全州范围大暴雨的几率就会从1/50增加到1/30,其结果是按原有灾害预防规格设计建造的大坝倒塌,居民流离失所,主要产业受冲击。

这条消息传出后,华人的关注点大多集中在洪水险和房价上,人们在社交媒体上的反应似乎浸透着一种轻松的无奈。有人说加州干旱已久,希望大雨快点来,有人开玩笑说房子变成海景房可能会升值,还有人说这是科学家无事生非。

或许在这个不太平的年代里,人们已经有太多“近忧”而很难顾及“远虑”。但这两年世界各地越发频繁的极端自然灾害已经表明,在气候问题上各国已是“环球同此凉热”,面临着共同的命运。

去年纽约突发降雨导致内涝,包括一户华人家庭在内,十多人因为来不及逃生被淹死在自己居住的地下室里。在那之前一个月左右,另一场暴雨带来的突发洪水在中国郑州酿成惨剧,至少十多人被淹死在地铁中。本月类似的悲剧在韩国重演,一场创纪录暴雨导致首尔的一家三口被淹死在半地下室住宅里;另外还有两名中国工人因触电和山体滑坡遇难。

美国肯塔基州的居民对这种痛也不陌生,上个月该州遭受暴雨洪水,至少20多人因此丧生。一对不过20岁出头的夫妇失去了四个孩子,最小的只有两岁,最大的也不过八岁。他们曾极力逃生,但即使爬到树上也无法避免悲剧。最近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成为热点的四川山洪事故中也有类似令人心痛的场景,在微信上刷屏的一段视频中,一位父亲和年幼的孩子被洪水围困在一块巨石上,尽管父亲极力为孩子遮挡洪水,但还是眼睁睁看着孩子被水卷走了。事发地点是山间一条野河沟,本来身兼泄洪的作用,现在却被很多人当成野趣景点前来游玩。中国媒体报道中采访到的当地人说,这是当地多年来首次发生造成人员伤亡的山洪。

时报关于肯塔基州洪灾的报道中写道:“尽管将气候变暖与一次洪水联系起来需要大量的科学分析,人类造成的全球暖化问题在很多暴雨中已经带来了更加严重的降水。”

当然,气候变化带来的绝不仅是洪水。以中国为例,今年初夏南方遭遇了数十年来最严重的洪涝灾害,北方和中部省份则经历了创纪录的热浪。据当地媒体报道,河南省某地6月测到的地表温度高达70摄氏度,导致水泥路面出现断裂,看起来像是经历了一场地震。进入7月之后,从广州到新疆,全国大部分地区都饱受高温煎熬。根据中国国家气候中心消息,当前中国高温热浪综合强度已达1961年以来最强。高温带来的用电激增,已经使四川省本周下令所有工厂停工以确保生活用电。

欧洲一些国家也在经历前所未有的高温,英国政府首次大规模发布高温“红色”预警,由于担心铁轨弯曲和跑道沥青融化,政府停止了部分铁路服务,并暂停了大量航班。在法国,高温带来的山火导致了近四万人被转移。高温给健康带来的威胁在世界各地都引发了担忧。

华裔科学家Xingying Huang是关于加州可能爆发创纪录洪水的研究的作者之一,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节能减排,为避免极端自然灾害做出自己的努力。在华人微信自媒体“一亩三分地”上,这条消息引发的评论中,被点赞最多的一条呼吁说:“各国不要再斗争了,一起解决气候变化问题吧!”

在美国国会众院议长佩洛西访台之后,中国外交部宣布了一系列反制措施,其中包括“暂停中美气候变化商谈”。目前看来,政府层面和个人层面的双重努力中,能指望得上的大概只有后者了,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自求多福”。但话说回来,即使每个人都把空调温度调高、减少开车,缺了政府间的合作,也未必能阻止气候灾祸从天而降。

上两周我们的栏目讨论了佩洛西访台后引起的台海关系紧张,一些读者给我们写信分享了自己对台海问题的看法。读者们从自身经历出发情真意切的表达也突出了台海问题中一个关键的层面:说到底决定权应该属于可能受影响最大的普通人。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四年级学生吴祥亿说,他自己的父母及祖父母皆认同自身为台湾人,他自己更以身为台湾人为荣。其中的原因不仅是民族主义下地域、血缘及语言的联系,更是因为自己从小到大所熟悉的自由、民主及人权。“这些坚定的价值理念,就足以超越民族主义式的认同,让我更想为了台湾的未来尽一份心力。”

一位来自中国大陆未具名的律师在信中写道,“我支持台湾独立,我希望台湾同胞永远不要经历我们所经历的 。”这位读者表示,自己的物质生活相对宽裕,但精神上感到十分压抑。因为中国大陆对言论日渐严苛的控制和民族主义情绪的高涨,她已经无法和亲人、朋友、同事讨论任何与时事相关的话题。她举例说,在一场与客户的饭局上,十几个人在一个半小时内只讨论了一件事:美食。

她总结道:“国内民族主义情绪高涨,任何话题都有可能引发激烈的争论或导致炸群,所以大家普遍禁声。自今年3月份以来,我已陆续退出了我的初中同学群、高中同学群和大学同学群,今年6月份,我退出了我们的邻居群。我的朋友,能敞开心扉聊天的朋友,越来越少了。甚至,我跟我的丈夫,跟我的父亲很难谈论这些话题。一切跟台湾、美国、疫情的话题,他们都不会有任何回应。我就象是在跟一堵墙说话。在一个极权国家,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会受到影响,人不可能开心快乐。大陆人的精神面貌跟台湾人的精神面貌差很远的。”

你对台湾问题、气候问题或其他本栏目讨论的问题有何见解,欢迎继续来信与我们分享。

  • 五家中国国企宣布将从美股退市。三大能源公司中石油、中石化和上海石化分别发表声明称,将申请将其美国存托股从纽交所退市。另外两家国企巨头中国人寿和中国铝业也表示,将停止在美国发行股票,理由是维持存托股在美上市的披露义务“需要公司付出较大的行政负担”。这些公司总市值高达数千亿美元,此前均被列入不符合美国监管机构审计标准的中国公司名单。中国证监会声明称,这些公司“作出退市选择是出于自身商业考虑”。(阅读本文中文版

  • 75年前的印巴分治将原本同气连枝的印度和巴基斯坦划分为两个国家。两国至今互相敌视,鲜有往来,人们也因此与朋友亲人分隔两地。寻找离散亲友成为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放不下但希望渺茫的心事。

  • 自90年代初成立后,为“二战”期间韩国慰安妇提供养老照顾的韩国机构“分享之家”不断接受来自韩国乃至世界各地的巨额捐款。但负责该组织国际推广工作的日本摄影师矢岛宰却发现,这些捐款几乎都没有被用在慰安妇身上。他和一些知情者因此举报,责任人受到了处理,但他也因为自己的国籍在韩国成为众矢之的。(阅读本文中文版

  • 在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亚裔选民的支持帮助拜登在一些关键州胜出。但随着针对亚裔的暴力事件持续发生,亚裔选民的焦虑情绪和被忽视的感觉给民主党人带来新的挑战。今后亚裔仍然会是民主党的盟友吗?(阅读本文中文版

  • 催眠术原本是一种带有神秘感的心理治疗方法,现在却有人将其引入即兴喜剧领域,邀请观众上台在被催眠的状态下参与表演。当报道这件事的时报记者问催眠师能否通过催眠帮自己写出更好的文章时,催眠师会如何回答呢?

感谢阅读本期“海外华人札记”,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的想法:cn.newsletter@nytimes.com。点击这里查看往日更新。欢迎在Twitter(@nytchinese)、InstagramFacebook上关注我们,了解更多中文资讯。也欢迎访问中文网首页阅读更多新闻。下期再见。